繁體

友情链接:彩杏娱乐官网版  金福彩票  星光娱乐  德福彩票平台  皇冠的娱乐棋牌app  官网河内五分彩开奖  春秋彩票网站  亚博足彩  三分快三走势  幸运pc28app  
首页 / 新闻中心 / 文化 / 文学园地

文化

最难忘的童年回忆
发布时间:2020-04-09 来源: 作者:李巍刚

又是一年清明,电话那头的老母亲抱怨着当下的新冠疫情,遗憾不能回郑州老家给姥姥姥爷上坟……

40多年前我记事儿起,第一印象里的亲人不是爸妈,而是姥姥和姥爷。

那时候,爸妈远在涉县一五零电厂上班,一年只能见上几面,正逢爷爷身体重病,听不得任何动静,爸妈只得把我托付姥姥姥爷看护。峰峰矿区的新坡镇、邯郸五厂线铁道边的职工宿舍,从我穿开裆裤,到上育红班,再到上幼儿园,直到1981年,时刻呵护在我身边的,始终是慈祥勤劳的姥姥,和憨厚朴实的姥爷。

童年的往事虽然朦胧,但却在脑海里留下过最深刻的记忆。记得春天里,姥爷带我够槐花、摘榆钱、薅柳穗儿;夏天里,姥姥带我去花生地里溜花生、掰甜杆;姥爷带我抓蚂蚱、逮知了猴,烤熟了吃解馋;秋天里,姥爷领着我刨人家地里剩下的红薯,姥爷带我沿着铁轨巡道,摘路边不知名的小野果吃,用土坷垃擦屁股;冬天里,姥姥带我挖甜甜的毛草根、捡铁道边货车撒下的大盐粒……

童年的印象很多都已经碎片化,但总有些画面烙印在记忆里。

记得我在育红班里受了小老师的责难,罚站尿了裤子,一路哭着回家,姥姥拉着我找到小老师家理论为我出气……

记得我偷人家树上的小枣,骑在墙头上不敢爬下来,被人家抓了现行,被小伙伴喊来姥姥出面为我解围……

记得我偷拿姥姥放在抽屉里的粮票换小贩卖的江米球吃,被姥姥按在小板凳上用笤帚疙瘩伺候,从此再不敢偷拿东西……

记得每天晚上6点半,准时听完中央广播电台的小喇叭广播,姥姥搂着我睡觉,我睡不着,姥姥就讲故事哄我……

记得童年最好吃的美食,就是姥姥把硬馒头掰碎在碗里,撒上一勺砂糖,再倒上开水搅拌,我吃得那个美呀……

记得我被邻居大孩子欺负,姥姥找到人家里评理,告诉我“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我必犯人”的道理……

记得冬天里我掉进了新坡镇的茅坑,姥爷跑去把我从粪坑里拎出来,姥姥烧开热水给我擦洗干净……

记得邢台大地震,晚上睡在床底下,姥爷不知道从哪里弄了碗红色的药汤让我喝下,搂着我睡在他温暖的怀里……

记得我上地委幼儿园,姥爷每周六中午准时接我,周日傍晚再送回我回幼儿园,每每难分难舍的时刻呀……

记得和姥爷一起在地道桥旁的预制场值班,每天晚上听货车嗡鸣入睡,数天上的星星解闷,看小孩悄悄摘走姥爷种的茄子……

记得最盼望姥爷夏天下班,铝饭盒里经常能变出我爱吃的凉粉来,酸酸辣辣的爽滑味道,至今再没能尝到过……

记得冬天早起穿衣服,我冻得哆嗦,姥爷总是让我的脚踩在他的脚面上穿衣服,害怕把我冻着……

那个年代,那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传统人家,虽然物资匮乏,生活艰苦,却有着那个时代最简单、最温暖,最质朴的幸福和快乐。这种浓缩了亲情的爱,伴随了我的整个童年,留给我一生难忘的亲情记忆,一幕幕永远不曾忘记。

天堂里的姥姥和姥爷,我会永远想念你们,这份思念,你们一定能够感受得到。

责任编辑:张荣


上一篇:
下一篇: